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香港申通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今年6月,蘇報集團派出報道組專赴貴州銅仁,啓動了“蘇報入黔——記錄扶貧攻堅決勝點”大型融媒體新聞行動。在銅仁日報社的大力支持下,蘇報記者在銅仁深入蹲點近一個月,採訪到了大量感人的素材。其中,“五個揹簍”的故事深深吸引了我們—— 

揮一揮手,不帶走五個揹簍

□銅仁日報記者 田麗平 範羣 陳林 王宏安 

□蘇報記者 高巖 張帥 高戩

“背子坨,背子坨,背起罐罐走下河,罐罐滾下坡,水都沒得喝。”這是一首傳唱在貴州省銅仁市沿河縣武陵山深處的民謠。

那裏山高溝險,多數人家會有五個揹簍,山民一輩子的生活都在揹簍裏面——背柴火、背水、背小件物品、揹小孩、背大件物品和糧食。對於外界來説,“揹簍”就是這一帶人的顯著特徵,甚至可以直接用來指代這一人羣。

2013年,蘇州與銅仁正式牽手,結下了對口幫扶關係。多年來,蘇銅甘苦相依,兩地在產業合作、勞務協作、整村幫扶等方面都取得了顯著成效。蘇州援派幹部及幫扶組團走在烏江黔山側畔,為“五個揹簍”增添新的故事,賦予“五個揹簍”新的內涵,同時也讓“五個揹簍”成為銅仁脱貧攻堅奔小康道路上的歷史見證。

——揮一揮手,不帶走“五個揹簍”!

  沿河縣沙子街道魚塘村道路今昔對比。

沿河縣沙子街道魚塘村道路今昔對比。

五個揹簍 打造“壩上江南”

在“地無三尺平”的貴州,老麻塘村可謂造化的“寵兒”。該村坐落在銅仁市碧江區滑石侗族苗族土家族鄉的一個“揹簍”形小盆地。這裏產的大米,自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起上貢朝廷,因而得名“白水貢米”。

“白水貢米”本是塊金字招牌,但長期以來,當地村民的田間管理水平較低,影響了稻米品質,以至於“白水貢米”幾乎被市場遺忘。一些村民種了幾十年的大米,結果“種”成了貧困户——2014年老麻塘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户157户699人,貧困發生率近20%。

2017年,崑山對口幫扶碧江工作組入黔,“白水貢米”的命運得以重寫。

工作組圍繞“白水貢米”產業主動作為,推動昆碧兩地創新推出“農業組團式”幫扶。崑山市農業農村局採用“1+5”(1名高級專家+5名技術骨幹)幫扶模式,以綠色生態優質高效為主題,建設核心綠色示範區。

2019年,崑山市農業農村局投入50萬元幫扶資金,在老麻塘村成功創建240畝“白水貢米”綠色防控示範區,組建“崑山-碧江”優質稻米產業化開發技術協作聯盟,特邀中國工程院院士、揚州大學張洪程教授為技術總顧問。當年,“白水貢米”產量達5651.8噸,產值7212萬元。

碧江區委常委、副區長、崑山對口幫扶碧江工作組組長孫道尋告訴記者,以崑山團隊為核心力量,編制“白水貢米”質量控制規範、挖掘人文歷史等,“白水貢米”成功申請到農產品地理標誌。“白水貢米”金字招牌在市場上被重新擦亮。崑山7家企業與白水大米合作社簽訂經銷合作協議,去年,崑山市民“吃”掉了35000多斤“白水貢米”。

今年,崑山援碧農業團隊以老麻塘村為核心,打造了4380畝“白水貢米”綠色防控示範區,引入生物防治、科學用藥等綠色防控技術,複製了崑山“稻田+魚”“稻田+鴨”立體農業模式,讓綠色示範提質增效。

“揹簍”們世世代代過着較為封閉的生活,直到最近,他們終於把這片大山開發成了“壩上江南”。脱貧攻堅、鄉村振興,説到底,就是幫助受援地區過上美好生活,幫助百姓換上“新時代揹簍”,並往揹簍裏裝進更適應時代和市場的豐富產品。

五個揹簍 盤活綠色資源

武陵山區高海拔、低緯度、寡日照、多雲霧,這樣的生態條件十分適宜種植茶葉。思南縣委常委、副縣長、常熟對口幫扶思南工作組組長王曉東剛一到任,就敏鋭地發現了這一點。王曉東和專家們作了細緻的考察,結果證實,思南地區的條件和白茶種植所需條件不謀而合。

  家住沿河縣武陵山深處的一户村民在展示“五個揹簍”。

家住沿河縣武陵山深處的一户村民在展示“五個揹簍”。

立足於此,又經一番充分調研論證,2018年,常熟市決定提供400萬元的扶貧項目資金,在思南縣鸚鵡溪鎮翟家壩建立1023畝的白茶基地。

翟家壩名義上稱“壩”,實際並無壩子,除了低處零星的幾塊田地,村內放眼皆山。村民主要收入來源依靠種植傳統農作物,沒有特色產業。2014年,全村有建檔立卡貧困户85户366人,貧困發生率為40.6%,識別為全縣59個深度貧困村之一。

2018年2月,從產業園成立開始,常熟便選派多名專業技術人員長期駐村,將先進的種植技術、成熟的管理經驗植入到產業園中。到2019年3月25日開採,翟家壩村1023畝茶葉從栽種到實現初產僅用了1年多的時間,茶園首摘茶葉1800餘斤,集體經濟收入達10萬元。

眼下,沿河土家族自治縣沙子街道的山坡上,一片片果樹枝頭結着被當地人稱為“人間仙果、果中茅台”的空心李。1500多公里之外,長江邊上的張家港市,有一批吃貨正眼巴巴地等着空心李,有人已經急吼吼地給電商付了訂金。

蘇州的這些吃貨,也是東西部協作扶貧的一股重要力量,沿河縣的李子樹,硬是被他們“吃”成了助力當地羣眾脱貧奔小康的“搖錢樹”。

沙子街道黨工委書記譙喬介紹,目前全街道範圍內空心李種植面積4.5萬畝,其中2.2萬畝已進入掛果期,但只有四分之一的產量能夠在本地消化。而整個沿河縣種植面積總計10萬畝左右。在這種情況下,沙子街道乃至沿河全縣的空心李果農們急需外地吃貨們張開“援嘴”。2018年7月,沿河縣到張家港開展了“電商扶貧、黔貨出山”暨2018貴州沿河空心李採摘月活動暨旅遊推介活動。譙喬介紹:“在包括張家港在內的全國各地消費者的支持下,空心李幫助我們脱貧奔小康,去年我們街道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3萬元,所有貧困村都成功脱貧‘出列’。”

  沿河縣沙子街道魚塘村村民在察看空心李長勢。

沿河縣沙子街道魚塘村村民在察看空心李長勢。

五個揹簍 揭開全新活法

“老鄉,身體好不好,家裏的收成怎麼樣?”

每到一户村民家中,朱建榮都用夾帶着吳語味的普通話與羣眾拉家常。石阡縣委常委、副縣長朱建榮原是相城高新區(籌)管委會主任、黃埭鎮鎮長。2017年10月到石阡後,朱建榮用一個月跑遍了石阡19個鄉鎮(街道)和29個深度貧困村,全面瞭解石阡貧困情況,對風土人情、產業發展、羣眾需求等都作了詳實的記錄。

脱貧攻堅的產業項目建設,既要考慮到產業的長期帶動,更要兼顧產業的短期效益。朱建榮決定以大帶小,大項目作為示範引領,帶動實施一些中小項目,迅速帶動羣眾增收、補齊短板。在他的推動下,本莊鎮黎坪村崛起了一個總投資3200萬元的相城石阡共建農業產業示範園,實現了“園區景區化、農旅一體化”的發展目標。

記者在現場看到,目前,該產業園已經栽上了藍莓、枇杷、獼猴桃等水果苗,美國紅楓、歐洲白樺、花海紫薇等花木。園區正在建設5000平方米的現代科技大棚,用於種苗產業化培育、農業科技成果展示以及發展高效產業孵化中心。在朱建榮的努力爭取下,兩年多時間,相城區共在石阡實施項目87個,落實幫扶資金1.2億元。

楊臘毛,現年52歲,貴州省銅仁市碧江區壩黃鎮高壩田村農民。楊臘毛家是當年的貧困户之一,“五口人種了4畝地,地裏的產出經常不夠一家人填飽肚子。”

2018年,崑山幫扶工作組開始在高壩田村嘗試發展特色產業,根據當地的自然條件,選擇了種植藍莓。當年10月,楊臘毛被派往崑山市張浦鎮學習藍莓種植管理技術,而在此之前他沒見過也沒吃過藍莓,甚至沒有聽説過藍莓。在崑山的一個星期中,他拼命學、拼命記,生怕漏掉一丁點。

去年,崑山市級幫扶資金190萬元、張浦鎮級幫扶資金45萬元注入高壩田村,楊臘毛等726人成為高壩田村藍莓種植合作社社員,當年3月6日到9日,第一批藍莓幼苗種進地裏。今年2月,藍莓苗第一次開花,3月份第一次掛果,楊臘毛越看越高興。

藍莓的銷路,崑山幫扶工作組早就安排好了。高壩田村和崑山市張浦鎮的台企鮮活果汁公司達成合作,合作社產出的藍莓以採摘零售優先,零售剩餘藍莓凍果由公司以每公斤不少於20元的價格包銷。他們還和世界三大軟冰激凌供應商之一、崑山開發區的日世冰激凌公司洽談供銷合作,與大潤發華東區總部洽談,力爭將高壩田村的藍莓引入大潤發的29個門店。

蘇州幹部的精細活和精氣神,給貴州銅仁山區人民的生活方式注入了新的希望。蘇銅各自發揮自身優勢,蘇州出資金,採取包技術、包服務、包市場的方式推進產業園區管理,銅仁各地通過統一產業佈局、統一流轉土地、統一利益聯結,逐步實現規模化經營,兩地攜手共同幫助“揹簍”們增加家庭經濟收入。曾經被困於大山深處的“揹簍”們獲得幫助,掌握了新技藝,他們的勤勞智慧就能點石為金,從而迅速成為致富帶頭人。

五個揹簍 濃縮山水精華

“五個揹簍”如同微觀的盆景,為銅仁武陵山和烏江兩岸的鄉村振興帶來了溢出效應。

距離“江南園林”1500公里之外,梵淨山下一座傳統的土家族村寨,正成為無數遊客感受“鄉愁”的新去處,這就是銅仁市江口縣太平鎮雲舍村——號稱“中國土家第一村”。

江口縣委常委、副縣長、姑蘇區對口幫扶江口縣工作組組長祝郡介紹,幫扶江口工作的總體思路是做“江口所需,姑蘇所能”的事情,“江口迫切需要做大做強文旅產業,而文旅產業恰好是姑蘇區的強項。”在姑蘇區援建下,雲舍濕地公園、雲舍民宿村逐步建成,今年,一個名為“雲舍姑蘇小院”的精品民宿酒店更是濃縮了梵淨山腳下的濃濃鄉愁。

除了兩地文旅合作產業,蘇銅開展市場機制的自然村寨項目運行,範木溪就是其中一例。隱身於大山深處的範木溪,是銅仁市碧江區川硐街道板栗園村下轄的一個苗家自然村寨。崑山對口幫扶工作者們為它量身定製了“旅遊扶貧+鄉村振興”方案——先找準市場,然後注入1500多萬元扶貧資金,引進鄉伴集團樹蛙部落精品民宿項目。通過幫扶資金項目化、生態環境資源化、建設運營市場化等舉措,曾經凋敝落寞的範木溪重煥生機,驚豔黔山。

銅仁大山深處的“五個揹簍”,曾是貧窮落後的代名詞。但隨着蘇銅東西部扶貧協作的深入,這裏有了新時代意義上的“五個揹簍”,滿載着具有烏江黔山特色的種植產品、養殖產品、工業產品、手工藝和文旅體驗產品等不斷輸出,蘇州和銅仁已在當地農旅產業基礎上構建起了多層次、多形式、寬領域、全方位的扶貧協作格局。

記者手記

“五個揹簍”能做金字招牌

我們注意到,遍佈於蘇州甚至國內各種銷售渠道的“黔貨出山”,目前尚處於各自為政的“戰國時代”,亟待打造品牌統領、IP化運作的互聯網銷售模式。

時下,各地在農產品或地方土特產銷售中,成功之道基本在於大力推行“地域品牌”的銷售策略。蘇州推介優質農產品就一直非常注重“地域品牌”的打造、推廣和提升,“蘇州大米”“蘇州水八仙”等都已經摸索出了自己的品牌化銷售模式。

銅仁地區的農產品推廣銷售能否高舉高打一個有故事的大IP?

其實,五個揹簍”的故事,本身就具備“IP的某些潛質。因為蘇州消費者確實需要優質的“五個揹簍”——空心李、思南白茶、藍莓、菌菇、大米、黃牛肉等都是真正的綠色生態產品。據瞭解,蘇州和銅仁已有電商運營機構正在合作着手此類項目的開發。只要能克服品牌零散、營銷推廣“小”“散”“亂”等問題,構建起規模化物流配送體系,五個揹簍”這盤產業化大棋,一定能“夠下得更好!

  掃碼關注“深度118”

掃碼關注“深度118”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於網絡,並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臘月“劇”會
破冰前行
年味漸濃
候鳥南飛 相約太湖
“三九”舞劍
非遺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