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香港申通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紀念第21箇中國記者節

王殊:百戰歸來最愛虞山

——從戰地記者到共和國大使的人生傳奇

10月15日,新華社北京電:外交部原副部長、黨組成員,中國前駐聯邦德國、奧地利大使王殊同志,於2020年9月25日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5歲。

王殊,1924年10月生於江蘇常熟。1946年4月參加革命工作,先後任蘇皖邊區政府教育廳編審室編輯、新華社第三野戰軍總分社記者等。1949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51年10月任新華社志願軍總分社記者,1953年4月任新華社國際部編輯,1955年8月起先後任新華社駐巴基斯坦、加納、幾內亞、馬裏、扎伊爾、古巴、聯邦德國分社社長。1972年10月起先後任中國駐聯邦德國使館參贊、中國駐聯邦德國大使。1976年12月任《紅旗》雜誌社總編輯。1978年5月任外交部副部長、黨組成員,1980年4月任中國駐奧地利大使,1984年1月兼任中國常駐國際原子能機構代表,1986年7月任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1998年9月離休。

這是一個穿梭在硝煙炮火中的蘇州記者。

這是一位馳騁在外交戰線的共和國大使。

這是一段風雲激盪波瀾壯闊的世紀傳奇。

常熟●1985年

1985年4月19日,時任中國駐奧地利大使的王殊,應邀擔任常熟日報社名譽社長。1997年10月,王殊同志為常熟日報題詞:發揚眼耳喉舌的作用,為常熟人民服務。

常熟日報原專刊副刊部主任俞小紅説:“王殊同志受聘那天,當時的總編輯宋以天同志向他授以證書,我是見證人之一。我編虞山副刊時,王殊同志經常來稿,和我是忘年交。2003年非典時期,他到報社副刊部來看我,和我促膝交談半小時。以後,他每出新書,總是寄贈給我……”

引力播

王殊手捧一份家鄉的報紙。

常熟日報編委程學軍回憶:“2014年10月,值王老90歲壽辰,我受報社委託,帶了翁同龢後裔翁宗慶手書的‘壽’字和全國書協會員林永水的藏字書法,給王老送去全體報社同仁的祝福。王老十分高興,他很牽掛家鄉,每遇到家鄉來人,都會打聽鄉情鄉事。”

1924年,王殊出生在常熟南門外上塘街。他3歲喪父,在祖母和母親的撫養下長大。當日寇的鐵蹄踐踏至長江南岸時,王殊的母親不願讓他接受奴化教育,把他從常熟送到上海租界求學。1942年,王殊考上了復旦大學外文系。抗戰勝利後,解放區很需要英文翻譯,王殊就和另外一位同學,於1946年4月赴蘇北,先任蘇皖轄區政府教育廳編審室編輯,後又在華東野戰軍衞生部醫校裏任教員。

濟南●1948年

1948年10月,濟南解放。王殊的第一次人生轉折來了——他調到新華社華東野戰軍總分社工作,成為了一位軍事記者,從此開始了他24年的記者生涯。作為記者,王殊寫出的第一條新聞是我軍圍殲黃百韜兵團取得勝利的消息。這不僅是他作為見習記者深入火線後的第一篇習作,更是淮海戰役中的一條大新聞。此後,從渡江戰役、解放上海到抗美援朝,王殊在硝煙和戰火中見證了新中國的偉大勝利,人民政權逐步強大。在抗美援朝戰場,為了順利採訪美國戰俘,他邊採訪邊學習外語和世界歷史,為自己後半生的外交生涯鋪墊了基礎。

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期間,王殊寫的兩篇揭露所謂“自由遣返”戰俘騙局的文章在《人民日報》頭版刊出後,引起了國內外輿論的廣泛重視。毛主席讀後致電前方稱:這些報道揭露了美蔣特務利用所謂“自由遣返”戰俘欺騙公眾的種種事實,談判代表團應利用這些事實,在談判桌上,揭露美方強迫扣留我戰俘的陰謀。這次成功的報道,對王殊是一次極大的鼓勵。

回國後不久,因他有懂英語的優勢,被分到新華社國際部南亞分社,常駐巴基斯坦,從此開始了駐國外記者的生涯。王殊先後去過加納、幾內亞、馬裏、古巴、聯邦德國等國,任長駐記者。

王殊還是中國第一位單槍匹馬闖非洲建新華社分社,打破中非長期隔絕的傳奇人物。

1959年,他先是在加納首都阿克拉籌建新華分社,後又去新獨立的幾內亞首都採訪,並破格受到總統杜爾的接見。在該國新聞部長的幫助下,順利地在該國首都科納克里建立了新華社分社。同年10月4日,中國同幾內亞建交,幾內亞成為撒哈拉以南地區與中國建交的第一個國家。

1960年10月,王殊去馬裏採訪,友人安排拜見總統凱塔,但必須講法文。王殊法文講得不好,心裏很緊張。然而總統很友好,開門見山表示,願意同中國立即建立外交關係。中國外交部接到王殊的報告後,馬上派時任中國駐幾內亞大使柯華作為政府代表,赴馬裏談判建交,並順利達成建交協議。於是,王殊又開始籌建新華社第三個駐非洲的分社。

1961年底,王殊又奉命去拉丁美洲建立新華社分社,經過考慮,最後定址在古巴首都哈瓦那,王殊為社長。萬萬沒有想到,在他到達哈瓦那幾個月後,就爆發了震驚世界的“加勒比海危機”。他在戰壕裏、海岸邊日夜採訪,向祖國人民報道古巴人民不屈不撓的鬥爭精神。僅僅一個月,就發了130多篇報道。總社兩次通報表揚他們“特別能戰鬥”。

波恩●1972年

1969年末,王殊“臨時救場”,被派往新華社聯邦德國波恩分社。他既不懂德文,又不瞭解歐洲和德國的情況,感到從未有過的沉重壓力。王殊開始學德文,並進行了大量採訪和調查研究,終於渡過了“困難期”。

此後,他集中精力,研究總社和外交部給他出的兩個調研題目:一是蘇聯的戰略意圖究竟是向東還是向西;另一個是中國和聯邦德國兩國關係如何發展。這兩個問題的調研報告出來後,註定了王殊將開始人生的第二次轉折——從記者到外交官。

王殊的這段經歷同樣傳奇。

1972年7月21日晚,王殊被緊急召回北京。第二天下午,王殊得到通知,晚上7時周恩來總理將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接見他。在這次接見中,周總理要王殊談談聯邦德國局勢和兩國關係,歐洲局勢和蘇聯戰略的問題。王殊簡要地談了自己的看法後,周總理表示,他和毛主席都看過王殊寫的一些報告和報道,認為調查研究做得不錯,把情況摸深摸透了。周總理讚揚王殊的工作做得好,令王殊心潮起伏,非常激動。

作為一名新華社派駐波恩的記者,王殊被中國政府任命為建交談判的中方全權代表,同時調我國駐民主德國使館部分外交官等到波恩協助王殊工作。經過8輪艱苦談判,1972年9月29日,雙方代表草簽了建交公報,並在同一天發表共同消息,宣佈建交談判已順利結束。聯邦德國外長應姬鵬飛外長的邀請,於同年10月訪華,王殊也應召回國接待。待他再回到波恩時,已被任命為中國駐聯邦德國使館參贊,並以臨時代辦的身份,籌建中國大使館。

至此,王殊從一位知名記者轉身成為高級外交官。而這識“士”點“將”之人,正是周總理。兩年後,尚不滿50週歲的王殊出任中國駐聯邦德國的第二任大使。

就在中國同聯邦德國建交前後,王殊有兩次非常難得的機會,見到了晚年的毛澤東主席。

引力播

毛主席接見王殊。

第一次是1972年7月24日,當他懵懵懂懂被帶到中南海毛主席住地時,才發現那是毛主席接見外賓時的個人書房。當毛主席知道他長期在國外當記者,便風趣地説,我也當過記者,我們是同行。王殊非常激動,禁不住眼淚奪眶而出。為緩和王殊情緒,主席請他抽支煙。他接過煙仔細端詳,那是一支特製的尼古丁含量極低的小雪茄煙,他沒有抽,而是把它放在身邊的小茶几上,準備帶回家做個紀念。沒想到,接見結束後,那支煙不見了,原來是坐在他身旁的喬冠華“順手牽羊”給抽了!毛主席洋洋灑灑縱論國內外大事3個多小時後,周總理又在小會客室和大家談了很久。總理還把經主席批准的外交部關於同聯邦德國談判建交的請示報告給大家看,王殊在報告上看到一條總理批的建議:請主席考慮,如果有時間,接見王殊一次。

第二次見到毛主席是在3年後。1975年10月30日,王殊大使回國參加接待聯邦德國總理施密特訪華,毛主席會見施密特時,王殊也參加了。而這次會見後不到一年,毛主席就逝世了。

北京●1990年

此後,王殊先後任外交部副部長,中國駐奧地利大使兼任中國駐維也納聯合國組織代表。結束駐外使命回國後,又出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從而開始由外交官到學者的第三次人生轉折——1990年,王殊任中德友協會長、外交官聯誼會顧問、國際問題研究所顧問、外交學會理事,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兼職教授,一直到1998年離休。

引力播

王殊(右二)陪同德國客人蔘觀長城。

王殊出版過《五洲風雲紀——見證歷史:共和國大使講述》一書,講述了他從記者到大使,走遍五大洲的傳奇經歷。談及多年來工作的經驗和體會時,他認為記者工作與外交工作雖有所不同,“但共同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大力開展對外活動,深入進行調查研究。而且要把這些得來的材料和印象由表及裏、由此及彼地反覆研究,做到心中有數、胸有成竹,得出符合實際的判斷,提出有研究價值的看法。”他從不為別人的論點提供論據,不囿於一些條條框框,而是根據自己掌握的大量第一手材料,坦率地提出與眾不同的觀點和看法。在長期的記者和外交官生涯中,王殊非常重視交朋友,也善於交朋友。他知識的淵博、人格的魅力,感染着所有接近他的人。

引力播

王殊夫婦的合影。

北京●2019年

2019年8月,常熟日報記者葛潔參加“壯麗七十年 奮鬥常熟人”採訪活動,專程來到常熟日報社名譽社長王殊北京的家中,見到了這位氣度不凡、直爽熱情的耄耋老人。看到記者前來,老人十分高興,帶着一口濃重的常熟鄉音,十分親切。保姆告訴葛潔一行,王老有午睡的習慣,每天一般到下午3時起牀。當天,知道家鄉有人要來,吃過午飯只小憩了一會便起牀梳洗,早早等待記者的到來。讓葛潔印象最深的是王殊老人矍鑠的外貌:鬢髮如雪,目光如炬。

王殊經歷過各種各樣的“戰場”,見識過形形色色的人物;他的故事豐富曲折,他的人生充滿傳奇。雖然身在北京,但從小在常熟長大的他,心中一直惦念着家鄉。“我非常喜歡常熟!”王殊回憶説,“小時候媽媽每年都帶着我乘輪船去蘇州,在閶門外上岸後我們就坐馬車進城。”當得知常熟的高鐵站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王老高興得像個孩子。“我很喜歡虞山、尚湖,還有叫花雞、鴨血糯。以前每次回去都要到沙家浜走走,去王四酒家吃碗麪,爆魚面特別好吃。”提起和常熟有關的一切,他如數家珍。

百戰歸來,最愛虞山——晚年的王殊,對故鄉無比牽掛。

(選題策劃 巴澤民 高巖 稿件執行 葛潔 高戩 本版供圖 常熟市融媒體中心)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於網絡,並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冬日“小確幸”
浮雕《山塘勝景圖》亮相
舞龍“娃”,真颯!
“噴火”
山塘藝人葫蘆烙畫迎新春
打卡“冰川”